<ruby id="jhn99"></ruby>

<address id="jhn99"></address>

<sub id="jhn99"><address id="jhn99"><menuitem id="jhn99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sub>

    <form id="jhn99"></form>
        <form id="jhn99"></form>

        盛夏 小飛機 童年夢

        總第225期
        2022
        09
        • 枳 春花秋實伴綠籬

          枳,別名枸橘,產于我國淮河流域及其以南地區,生于山林間。枳為大型灌木或小喬木,枝干綠色,常有尖刺,葉互生,通常為三出復葉,花單生或2朵成對,花瓣5枚,白色,果實近球形,成熟時黃色或暗黃色。枳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王辰  

        • 我的自然月歷

          9月 鼠蟻備冬,雀鳥南行,鷹隼齊過境 鶯去來,蟾蜍歸淵,魚翔秋水間

          作者: praying  

        • 捉住那只蜻蜓,就捉住了童年!

          暑假剛過。這夏日炎炎的兩個月,在很多人童年記憶里,都充滿下河摸魚、上樹抓蟲的鮮活片段??呻S著長大,生活逐漸被學習、工作、瑣事填滿,便遺忘了那份簡單的快樂。這個夏天,《博物》編輯們跑到北京郊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何長歡  林語塵  唐志遠  吳海峰  林依婷  

        • 蜻蜓家族

          蜻蜓是常見又好認的一類昆蟲,大江南北、城市鄉村,到處都有它們的蹤影,正因如此,它們才會成為許多人的童年記憶。不過,多數人對蜻蜓的了解也不深,往往只是根據顏色外形,隨便給它們取幾個俗名。其實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張浩淼  

        • 晚霞中的紅蜻蜓 你到底是誰?

          “晚霞中的紅蜻蜓,請你告訴我……”這首悠揚動聽的童謠,很多人都會唱,小時候抓蜻蜓,也常常把紅色的種類當作珍寶。其實,在我國大江南北,有很多種 “紅蜻蜓”,每個人童年時代遇到的,未必是同一種?!?/p>

          作者: 停于  

        • “蜓生大事”詳解

          每到夏天,蜻蜓紛紛羽化,對普遍只有幾個月壽命的成蟲來說,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繁衍后代?!靶『刹怕都饧饨?,早有蜻蜓立上頭”“點水蜻蜓款款飛”,這些名場面其實都是蜻蜓的繁殖行為。而且不同的蜻蜓,完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張浩淼  

        • 水中“猛獸”

          蜻蜓是純粹的肉食者,在昆蟲界,它們就跟螳螂、胡蜂一樣屬于頂級獵手。早在成年之前、蟄伏水底時,它們就已鋒芒畢露——蜻蜓小時候叫水蠆,是水下世界的猛獸。

          作者: 胡楊  

        • 我與“最稀有蜻蜓”的十年之約

          間翅亞目——昔蜓,本是蜻蜓目中最古老的家族。但如今“人丁”寥落,全世界只剩3個物種。中國雖是分布區之一,可見過它們的人沒幾個。十年前,作者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發現了昔蜓的稚蟲,為中國有昔蜓提供了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張浩淼  

        • 從先鋒到落寞 “侏羅紀”系列電影的興衰

          跨越30年的“侏羅紀”系列電影六部曲,今年終于完結了。不得不說,后幾部影片的質量見仁見智,這屆恐龍迷的態度也是吐槽多過追捧。但對于恐龍文化這些年來的“出圈”,該系列依然功不可沒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江泓  

        • 巡洋艦 縱橫四海 終有竟時

          “巡洋艦”這個霸氣的名字,寄托了人們對海軍的無限想象,百余年來的海戰史也書寫了它們的輝煌。然而在21世紀20年代的今天,各國海軍中的“巡洋艦”卻快要絕種了!它們當年是如何崛起的,如今又為何會走向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王立鵬  

        • 合法養鸚鵡 不限“御三家”?

          這些年來,國內允許個人合法飼養的鸚鵡,一直只有三種。但去年以來,針對其他幾種鸚鵡的市場“松綁”,開始有了一些動作。在生態保護意識普及的今天,為什么要讓更多的鸚鵡,進入寵物市場呢?

          作者: 謝翃瀚  

        • 葡萄 沉醉人間幾千年

          金秋至,葡萄飄香。這種五彩繽紛、如珠似寶的果實,跟人類的“交情”足可追溯到8000年前。不過,它原本的身份并不是一種好吃的水果——先民栽培馴化它,是為了釀造醉人的瓊漿?!捌咸衙谰埔构獗?,才是它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孫立娜  彭鵬  

        • 云南螺螄:相伴萬年,緣分將盡?

          與我們熟悉的“螺螄”不同,分類學上的螺螄,是我國西南高原特有物種。上萬年來,它們和這片土地的人們結下了不解情緣,但近年卻面臨“分手”……

          作者: 向泓銓  

        • 張開血盆大嘴,好萌!

          那時候我還從沒見過蛤蚧,它也一直是我想要在野外遇到的神物。那幾天夜拍,聽說蛤蚧喜歡喀斯特環境,我就專門沿著有喀斯特山巖的小路走。

          作者: 唐志遠  

        閱讀本期完整內容

        使用微信掃一掃開始閱讀

        欧洲美熟女乱又伦AV影片
        <ruby id="jhn99"></ruby>

        <address id="jhn99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jhn99"><address id="jhn99"><menuitem id="jhn99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  <form id="jhn99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jhn99"></form>